石油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油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医生拐卖新生儿案-涉案26起 缘何屡屡得逞 明日

发布时间:2020-01-14 18:32:06 阅读: 来源:石油蜡厂家

陕西医生拐卖新生儿案:涉案26起 缘何屡屡得逞

陕西富平妇幼保健院医生张素霞(又名张淑侠)涉嫌拐卖新生儿案8日又有新进展,除了陆续有三名被拐婴儿被解救外,包括富平县卫生局局长、分管副局长、富平妇幼保健院院长在内的5名责任人已被免去职务。

备受全国关注的陕西富平贩婴案发生后,警方初步确定张素霞涉案26起。人们追问最多的问题是,一个“技术权威”缘何沦落为贩婴黑手?医院里是否有其“同谋”?涉事的家长们为何会成为“沉默的羔羊”?“新华视点”记者对此进行了调查了解。

推波助澜:医院和同事“视而不见”

虽然警方经过初步调查表示暂时没有发现同伙作案,但是这并不能消解人们心中的疑虑--面对张素霞屡次作案的行为,医院方面的相关制度为何形同虚设?而张素霞的同事为何又对其可疑行为视而不见呢?

事实上,对新生儿的管理卫生系统有着严格的规定。记者在陕西省妇幼保健院等医院了解到,孕妇分娩顺产时家属可陪同;新生儿出生后会马上戴上“腕条”或“脚条”,写上母亲名字;新生儿从产房到产妇住院楼层的交接都有规定程序;新生儿做检查和注射疫苗等都要有家属全程陪同。

记者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住院楼一楼大厅看到,这里和其他医院一样墙上挂满着了各类医疗流程、医德规范的公示牌。已被免职的院长王莉表示,对于新生儿的监管医院有一整套流程。而接替王莉担任富平县妇幼保健院院长的卞慈梅则表示,案件是犯罪嫌疑人张素霞个人有预谋的一个案件,“按制度她就抱不走”,但张素霞利用了自己职务上的便利,也利用了其他医护人员对她的盲从。医院自查认为,富平县妇幼保健院整体制度比较健全,运行也比较规范,个人的职责都比较明确。

既然医院方面一直声称有制度约束,那么张素霞何以能够盗婴得逞呢?通过医院助产士的描述,或许可以还原其作案的过程。7月16日19时20分产妇董珊珊进入产房,20时50分完成分娩。作为产科副主任、副主任医师的张素霞,按规定不能进入产房。但考虑到和产妇是熟人,助产士们没有质疑和阻止。

7月17日早晨,张素霞拿着已经填好的《分娩记录》和《婴儿记录》让助产士修改。虽然知道此类记录不能随便修改。但在她要求下,助产士王某在《分娩记录》“备注”一栏,添加上“第四条”:“新生儿畸形”。并在《婴儿记录》的“畸形种类”一栏中,将原来填写的“外观无畸形”中的“无”字改成了“有”字,并在后面添加了“(尿道下裂)”。正是依据这两份被改动的医疗文书,加上张素霞的欺骗和诱导,被拐婴儿父亲来国峰才在婴儿病历记录单上签字“要求放弃小孩”,并委托张素霞对新生儿进行“处置”。

陕西省卫生厅的调查显示,张素霞先后指示3名产房工作人员篡改医疗文书,其中两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一名修改医疗文书后未签名。而这三名工作人员事后均未及时向院方报告。

“杀熟”诱骗:家长成“沉默的羔羊”

随着张素霞贩婴案的逐步水落石出,人们发现该案中的一个重要细节,那就是被拐婴儿的家长都是在张素霞的诱骗下主动放弃了小孩,从而给了张素霞作案得手的机会。以刚刚被解救的一对双胞胎女婴为例,这两名女婴刚出生,张素霞就对产妇王某和其丈夫祁某谎称两个婴儿共用同一条脐带,诱骗这对夫妻放弃了婴儿,随后转卖给了山西的人贩子。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张素霞之所以能够屡屡诱骗成功,在于其熟人和医生身份让一些家属对她的话深信不疑。产妇董珊珊就是因为张素霞是其公公同村同学,而在7月15日找到张素霞要求住院分娩,并在孩子出生后对张素霞的关于孩子有病的话深信不疑。事后孩子的父亲来国峰满心愧疚地说:“我不配做他的爸爸,我咋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不要我娃……”

按照相关规定,即使新生儿被发现有疾病或者死亡,孩子都应被送回家属手中。而在本案中,许多家属听到张素霞的说法就被“吓懵了”,不仅没有人求证,甚至没有提出再看一眼自己的孩子,而是轻易将亲骨肉交给了张素霞“处理”。

“产妇患有梅毒、乙肝,新生儿不能排除传染病的可能性,且新生儿患有生殖器畸形,很难成活,即使成活也要花费几十万元,在社会上难免受到歧视。”这是犯罪嫌疑人张素霞诱骗来国峰一家人放弃孩子时的说辞。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石英认为,这套说辞抓住了农村群众的心理特点,“患有传染病”和“生殖器畸形”会让家属觉得生出残疾孩子让乡亲们耻笑,而“花费几十万”的说法则利用农村群众“怕花钱”、“花不起钱”的现实,对他们形成了强大的心理压力,从而作出放弃决定。

受害家属法律意识淡薄和防范犯罪心理不强,也是张素霞能够长期作案的原因之一。张素霞作案多年,可是从来没有一个病人家属向医院举报或向警方报案。

这起贩婴案第一个报案的来国峰,就是在妻子到富平县另一家医院检查发现未患梅毒或乙肝后,发现了张素霞的破绽后报的警。而作为被拐卖的另一对双胞胎婴儿奶奶的富平县薛镇村村民杨某,在此案刚被媒体报道时,还不愿相信自己昔日要好的同学能做出这种事。

伤天害理:“技术权威”成贩婴黑手

从一名“白衣天使”到贩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目前她已被刑拘。作为富平贩婴案的关键人物,张素霞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为何会走上贩卖他人亲骨肉的不归路引人关注。

在医院同事眼中,张素霞是不折不扣的技术权威。如果不出意外,张素霞到2013年9月底就该退休,届时她的职称也将从副主任医师升至主任医师,让人很难相信她会做出如此伤天害理的事。

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张素霞最开始给人“处理”新生儿纯属“帮忙”性质,其中包括帮助一些有难言之隐需要找人收养孩子的产妇。但在2008年,一位在医院分娩的山西产妇给张素霞指了一条发财的“明路”,从此将她拉入了拐卖婴儿的产业链。在已经查实的两起拐卖婴儿案中,张素霞先后以诱骗的手段将一名男婴和一对双胞胎女婴通过“人贩子”拐卖到河南、山西、山东三省。其中的男婴在短短20天时间里被转卖三次,辗转三省。

拐卖新生儿给张素霞带来的无疑是巨大的经济利益,在已经查实的两起贩婴案中,她将两名婴儿“出手”的价格分别为2.16万元和3万元。不难想象,如果涉及张素霞的26起案件中哪怕只有一部分查实,她的收入也是相当可观的,而这也许可以解释她的犯罪动机。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王建康认为,作为受人尊敬的医生,张素霞竟然利用职务之便拐卖新生儿,这种行为是令人难以想象和接受的。这起贩婴案引发了社会舆论对医疗体系制度和医护人员操守的广泛质疑。未来有关部门除了及时采取措施堵塞医疗制度的相关漏洞外,还应该大力加强广大医护人员的医德医风教育,确保医护人员都能各司其责、遵章守法,如此才能重塑“白衣天使”在人们心目中的形象。(来源 新华网 记者 石志勇 付瑞霞)

年会策划公司

公司策划

成都舞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