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油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孟为太平村保太平31年

发布时间:2020-07-13 15:21:04 阅读: 来源:石油蜡厂家

孟凡海今年64岁,家住西丰县陶然镇太平村,是村里的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一晃儿,老孟在这个工作岗位上干了30多年了。 30多年来,老孟在用自己的热心、耐心、细心,成功调解纠纷1200余起。 1993年,孟凡海被国家司法部授予“模范人民调解员”荣誉称号。

老孟说,在咱们农村,调解员的工作就是保家庭平安的。你这一家一户的,别动不动就干仗,别动不动就不养活老人,别动不动就邻里冲突,大家和和气气的,这个家的味道,浓浓的,足足的,那多好。

法律

我是在1985年的时候接触法律的。我记得我读的第一本法律方面的书是《农民法律读本》。我当时做这个调解员一年多,想法很简单,就是,人家法院办理过的案子,就不反悔,我调解完的,咋就反悔呢?咱得懂法,跟法院一样办事儿。我就开始学法。这一学,我发现,真管用。我琢磨过这件事儿,调解员与民间和事佬不一样。和事佬处理纠纷,那你得偏重人情,可是一偏重人情,那就容易留下隐患,有时你无法以理服众。调解的过程,免不了人情世故,但是,这个人情世故只有跟法律这个“紧箍咒”绑在一起,那才有效果。

我去井里挑水,道儿上,发现老刘家院子里站着一帮子人,我就撂下水桶,去看看。是这么回事儿。刘长富36岁,暴病而死,扔下一个孩子。他媳妇要改嫁。大伯子大姑姐什么的都来了,让她净身出户。刘长富媳妇讲理讲不过,就搁娘家叫来10多个人,这方也有10多个人,这20多人就在院子里较上劲了。我上前说,都进屋儿,坐下说,消消气儿。

刘长富的哥就跟我说,老孟,你给算算,就是分家,我们能分多少?我说,这个简单,你呀,啥也分不着,都是人家母子的。我给你算算。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五条第二款,夫妻共同财产分割,一半儿是妻子的,另一半儿才是遗产。说到遗产,咱这就得说道说道《继承法》了,剩下那一半人家母子继承,跟你们没什么关系。打什么打?你这一点儿也不占理。

法律真管用啊。那时我随身带一个小本儿,有用的法律条款我都记在本儿上。遇着事儿,我就掏出这个小本儿,别吵吵,听我给你们念,这第一条儿,还有第三条儿。我这一念,他们就没词儿了。

1993年,当时的国家司法部基层司司长李明下来考察。听汇报的时候,得知我能把《民法通则》背下来,就想当场考考我。当时那个 《民法通则》一共是165条,我背到第67条时,李司长打断我,说:“行了,老孟,我服你了! ”

有苦有甜

人民调解委员会主任这个差事,我是1984年3月开始做的,31年了。其间也有过兼职,比如村会计和乡经管站会计,但是调解员这个事,一直没放手。1985年,我通过了助理会计师资格考试,当时真想做一辈子会计。你看,我到底不是做会计的命,那边做着会计,这边一直兼着这个人民调解员的活儿。

这么说吧,我做的这个事,这么多年下来,我自己概括,有苦有甜。我这是实在话,一点不虚。苦,是说这个事不太好干,有时挺遭罪的;甜呢?我的意思是,现在不是倡导和谐社会嘛,不是提倡和谐家庭嘛,我这个工作,应该说在这方面做了一些贡献。家和万事兴啊!在咱们农村,调解员的工作,就是保家庭平安的,你这一家一户的,别动不动就干仗,别动不动就不养活老人,别动不动就邻里冲突,大家和和气气的,这个家的味道,浓浓的,足足的,那多好。想到这些,我就感到甜了,心里知足,有成就感。我这是真心话。我老伴儿有时看见我在家里转悠,就说,你这一天,不管点儿闲事,心里不舒坦。我听了老伴儿的话,就乐。

我这个工作牵扯到邻里矛盾、夫妻关系、老人赡养、债务纠纷,还有土地纠纷,方方面面。最多的,也是最严重的冲突,还是与土地有关的那点儿事儿。就说今年春天,种地的时候,有那么十几天,我连早饭和晌午饭都吃不上。一大早就出去,给那些个起了冲突的人家丈量土地,调解纠纷。这家量完了,那家又找来了。老孟,我咋觉着我那个地不对劲儿呢?那谁家指定又往我这边儿窜了半垄。量来量去,就到了下晌儿了。往往是因为一条垄半条垄的利益,起了冲突,两家互不相让。这个事儿我琢磨过,觉得老是解决不完,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粮食价格上去了,老百姓爱惜土地,再一个就是农民意识太严重,老喜欢小算计。

不管不行吗?不行,你是干这个的,家庭之间不和谐,你有责任。有些人还真就不用你管。老王,你跟老张别再闹了,我给你说和说和。老王就对我说,老孟,这个事儿你别管,我不跟他和解,我和他干到底。遇到这情况,我咋办?还得做疏通工作,我得保证他们至少不打起来。那个打架呀,是有成本的,能说打就打吗?医药费、护理费、误工费,一样儿不少。我说你们还是跟我一起坐下来,先别打了,我给你算算。

至于我自己,这么多年下来,挨过骂,受过白眼,但是说实话,没挨过打。

学习

我这个人爱学习。虽然咱是个农民,没啥文化,可是喜欢看书,那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一开始我琢磨财会方面的书,后来又开始学习法律。这些年司法局给我不少法律方面的书,我自己也经常去书店买书。

农民大多没什么文化,但是他对文化有所敬畏。说理当然有用,但是更有用的是通过法律来说理,说理说得有文化。这家人在自己的菜地里打了农药,那家的猪崽子拱了这家的菜地,中毒,死了好几个。我记得那年生猪价格高,猪崽子12元一斤,那家的损失都过了千了。心疼啊。我去调解,下药那家的女的,不认账,这事儿跟我们没关系,也不用你调解。我就问她,你打药了,立警示牌儿了吗?她说,我不会写字儿。我就说,这个事你是有责任的,你们这是因双方互有过失的侵权纠纷,属于混合过错,双方互有赔偿责任。她听不懂,我就告诉她,你呀,让你丈夫去县里问问律师吧。她丈夫还真去了县里,回来后主动找我,让我给他们调解。他说,县里的律师说了,要是打官司,肯定输,还得另外掏诉讼费呢。结果,他认账,赔了人家500元。

你得学习,有知识,有法律,事儿就好办了。我老孟那回审大鹅的事儿,好多人服气,说老孟真是神了。因为啥?因为我看书了,我看了一个巧断案什么的材料,那上面就有审大鹅那回事,我就照着用了一回。

老孙家的几只鹅跑到老刘家去了,老刘家就把鹅留下了。老孙家的人去找,说这几个鹅是我家的,老刘家不认账,两家就打起来了。

我跟村主任一起去老刘家调解。我说,这个事儿咱这么办,咱把这些大鹅都赶到河边儿去,然后,让它们自己走,谁也不许赶,走到谁家算谁家的。他同意了,同意咱就签字,不许反悔。老刘家的人签字了,我和村主任也签了字。结果,老孙家的大鹅就自己走回家里去了。老刘家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要反悔,还想接着说道说道。我说,咱都签字了,不能再说了。

那个大鹅,是能认家的,我看的那个材料上说的。 (记者/薛百成)

案例

2010年6月2日,曹恒礼跟孙玉梅打起来了,孙玉梅住进了县医院,并于第二天出院。 6月3日下午2点半,村里的人民调解员老孟找到孙玉梅,调查此事。以下是询问笔录。

问:小梅,你刚搁医院回来,有事儿跟你唠唠。你和曹恒礼打仗是怎么一回事?是哪天的事?

答:就昨天。我去找曹老四,我就是要挠他。

问:你为什么要挠他?

答:我家已种完的地,曹老四的车从上面过,轧了我家的地。

问:你把打架的情况说一下。

答:在曹老四家东边儿大道上,我见到曹老四,我上去挠他,没挠着,他踹我两脚,打了我几拳。说实话,他没使劲打。

问:你们两家是亲戚,不应该打仗。现在已经发生了打仗事件,你还住院了,你看怎么解决好?

答:我住院花了900多元钱,回家还得打几瓶点滴,还有打车钱,曹老四至少得赔我1000元。

问:打仗,双方都有责任。假如对方少赔一些,你能否接受?

答:我相信你,让点儿步可以。

询问过孙玉梅,孟凡海又找到曹恒礼,进行调查。

问:你和孙玉梅是怎样发生冲突的?

答:6月2日早8点多钟,孙玉梅到我家房东大道上,奔我过来,要挠我。我问她,因为啥挠我?她说就因为地,你(的车)从我家地里走了。我说因为地,我可以赔你地,赔你钱也行。她说,啥也不行,我就挠你。

问:你伸手打孙玉梅没有?

答:没有。

问:孙玉梅已于昨天上西丰县医院治病了,花了些钱,你能否负责部分医药费?

答:我没打她,所以我一分钱医药费也不能负责。

问:关于土地的事,你准备怎么办?

答:我轧人家地了,我承认。她要钱也行,要地也行。

问:说句心里话,我也不太相信你能伸手打孙玉梅,因为好男不和女斗。况且孙玉梅有病,老晃脑袋。但是又没人能证明你没伸手。现在孙玉梅已经住院,诊断是胸外伤,你自己拿主意,看应该怎么办。不管怎么说,你们都是亲戚。是赔偿医药费呢,还是走法律程序呢?

答:我知道,你这也是为我好。我就赔她点儿医药费吧,就算花钱免灾了。

问:你们以后不能再因此事互相找茬儿了,应该团结,你能做到吗?

答:我能。

调查结束,签字画押。老孟依据双方的基本态度,成功调解了这起纠纷。 (询问笔录摘自《太平村人民调解委员会卷宗》)

岳阳定制工作服

保安军警

南宁工作服定制

松滋职业装订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