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油蜡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对话梁冬生于一个伟大的时代

发布时间:2021-01-21 15:52:53 阅读: 来源:石油蜡厂家

对话梁冬:生于“一个伟大的时代”

身着中式盘扣服装,脚蹬布鞋。不拿话筒的时候,手里有时就拿着一把折扇。梁冬身上的中国传统文化元素越来越多。  在传统文化复兴潮中,在国学热中医热中,梁冬似乎已经成了一个代表符号。擅长营销的他似乎也乐意把自己进行符号化包装。

“坦白说,我越来越不相信科学能够为我们这个世界带来什么本质的变化,如果人们缺少了坚定的信念,缺乏同情,人们不再懂得在诗歌和音乐里享受宇宙的节奏,人们不再相信事物除了不同之外还有相同——如果人们是这样,那他可能是堕落而不是进步。”在《写给儿子的第一封信》中,梁冬这样坦陈。  外在的“相”往往昭示内心。借着传统文化复兴的大潮,梁冬这个热爱已经不仅仅是业余爱好,主持《国学堂》,创办正安公司,已经让这份热爱变成了事业和使命。  “我觉得,我的人生使命就是传播中国文化和中医,让更多的人学会了解自己和家人的身体,能够有效的管理自己的生命资产。”  知其要者,一言而终,不知其要,流散无穷。  我根本就没有“界”  《21世纪》:你从做娱乐节目主持人转行到百度做企业,再到做中医诊所,这个跨度实在太大了,好像是完全不沾边的东西。  梁冬:我不这样认为。我们人心里面有很多的障碍,说这个东西是娱乐,那个东西是中医,这个东西是IT,这个东西是管理,这个东西是金融……其实并不是这样。在我看来,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相”。你为什么“着相”?事实上,我以前不是那么清楚或者相信,现在越来越坚信。很多人说梁冬你在跨界,我说你认为有界所以才有跨界。在我这里,根本就没有界。  有人问过我一个问题,他说你去百度和在凤凰做主持有什么区别?我说没什么区别,在百度无非是主持小一点的会议,在凤凰主持大一点的会议。但是,在凤凰的时候,我会采访人;在百度的时候,我也会不断地采访人。比如,我们在做内部企业文化梳理的时候,就不同的组织、部门,我做了大概60个小组访谈,有技术部、产品部、市场部,采访不同部门对于公司的看法。所以,我们看到的都是不同,但是实际上我做的事情是相同的。因此,看见事物的不同,我们成为了专家;看见事物的相同,我们成为了智者。  我试图回归事情的本质。现在还没有做到,是因为境界还没有达到。因为我们的习性太深,总是下意识的把事情分成对的和错的,男人和女人,中医和西医。  中医不会排斥西医  《21世纪》:谈到中医,最近几年社会上质疑中医的声音一直不绝于耳,比如说,中医不科学、中药有毒之类的,但很少看到中医出来予以回应或者反击,你怎么看?  梁冬:中药有毒,西药就没毒了吗?中医治死过人,西医就没治死过人吗?所谓的毒,要看有没有用对地方。用得不对,喝水也会中毒,也会杀人的。西医是活在西方的保险体系下的,西方法律发达,它们发展出了一套强大的免责能力和免责体系,而中医没有发展出强大的免责能力,所以显得好像问题特别多。  为什么中医不对西医进行反击?因为真正伟大的中医,他根本不认为西医是跟他对立的,他认为应该把西医的优秀的东西纳入到他治病的过程当中,他是可以交流的。所以一个伟大的中医,根本不会排斥西医。  《21世纪》:你有给人看病吗?  梁冬:没有。我不能给人看病,这是违法的你知道吗?我连我们正安的药房都不进去,那里要有药剂师资格才可以进。我只是投资人,诊所投资人,或者说创始人。  《21世纪》:你不是拜了几位知名老中医为师吗?  梁冬:那是两回事,完全是两回事。要拜师,我们任何人,如果老师愿意收都可以拜师,但要成为一名执业医师,是要经过国家专业医师资格认证考试的。  我认为全世界最幸福的职业就是中医了,我们诊所的大夫一周工作三个半天,收入比我还高。或者说,我只是中医爱好者,投资人都不算。我有什么钱呢?比我有钱的人多的去了。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管道,就是说十方钱来,十方钱去,去到该去的地方而已。  生于“一个伟大的时代”  《21世纪》:你为什么要做正安中医诊所?  梁冬:我很幸运,亲眼看到了两家伟大公司的创业和成长。我到凤凰工作时,凤凰还是初创期,可以说是草台班子,我亲眼看着我的同事怎样在其中疯狂成长,亲眼看到凤凰怎样一步步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百度也一样。我到百度时,公司只有两三百人,工位都没坐满,大部分是技术人员,我离开的时候,百度已经成为北京最大的科技公司。这两段经历让我意识到,时势很重要,也就是说,重要的是你是否生于“一个伟大的时代”。  比如,我现在如果要做一个《娱乐串串SHOW》或者《冬吴相对论》,未必会获得好的效果。事实上,我现在看《娱乐串串SHOW》,经常觉得脸红后悔,不知道造了多少“口业”。所以,做正安,不过是在对的时间做了件对的事情。简单地说就是,中国人口的老龄化、中国传统文化的复兴是必然的。正安就是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借势而生。  《21世纪》:能否解释一下正安跟其他的中医诊所有什么不一样?  梁冬:不要总想着不一样,这其实是一个伪问题。其实你不需要跟别人一样或者不一样,真没有必要把正安和其他诊所区隔开来。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按照你认为对的、好的方式去做。什么是对的和好的,很简单的方式叫推己及人:我自己走进来会不会喜欢这里,我爸爸妈妈进来会不会喜欢这里,我的亲朋好友走进来会不会喜欢这里,就这么简单。我是学营销和做传播出身的,深刻地知道营销和传播已经被严重异化,以至于异化到大部分人都被洗脑,要把营销思维代入到所有的问题。  事实上,产品即营销,服务即广告。在现代社会,如果真的是一个好产品,想不出名想低调,很难的。如果你没有出来,只有一个原因,是你不够好。所以我们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回归到一件事情的本质。当然现在没有做到,还差很远。   《21世纪》:正安的大夫从哪里来,是退休的老中医或者民间大夫吗?  梁冬:正安大夫来源有两个途径,一个是好大夫介绍好大夫,一个是客户推荐大夫,每个成功推荐好大夫的客户都将在正安获得3年免诊金的回报。正安没有刻意去寻找,换句话说,好大夫都是被正安吸引过来的。正安有退休的老中医出诊,不过还是中青年大夫占比更大,他们成长迅速,客户满意度也很高。我们统计过,目前在正安的大夫通常复诊率在50%以上。这也有助于建立一个均衡的生态。  投资回报  《21世纪》:这些年你的投资有回报吗?  梁冬:有,我最大的回报就是收获了很多的好朋友。  《21世纪》:说点实在的。  梁冬:真的。你想想看,当你老了的时候,什么东西是你最真实的东西,就是你老的时候打麻将有人陪你。  《21世纪》:还要有钱输。  梁冬:不一定。比如当你的人品足够好的时候,你输了别人给你买单,对吧?常常发生这种事情,我今天想请人吃饭,我请了,结果关键时刻不让你买单。所以,不是有没有钱的问题,有很多很有钱的人,最后很可怜,连请吃饭人家都不来。我们太看重钱,是因为我们以为钱可以解决问题。事实上,在当今社会,由于货币超发,钱越来越不值钱了,几乎所有人都有这种感觉。  《21世纪》:你说你是一个投资人,投资人是讲回报的。如果你的回报都是友谊的话,那我们都不要投资了。  梁冬:你知道我的投资人从哪里来吗?很多从我的病人中来。他真的很喜欢这里,我第一个投资人问我你需要多少钱?我说了大概需要多少。他说,这样吧,我明天先把钱打到你账上去。他打了一大笔钱到我的账上,我就拿去开了医馆,然后给了他一点股份,他说差不多就够了。在董事会上,我问投资人,你们在财务上有什么要求。他们说,不要着急,这事儿急了就错了,这点钱哪叫钱?开诊所开药馆能挣多少钱?钱是有血统的,我们要的就是这类钱。我问你们要什么回报?他们说,我要的回报就是当我100岁的时候这个公司还在,我可以跟别人说我是这个公司的创始人就可以了。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