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油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云计算物联网会重振西方制造业吗

发布时间:2020-02-03 05:34:08 阅读: 来源:石油蜡厂家

导读:云计算可以帮助推动下一波技术创新,从而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一项有关新兴云计算生态系统的研究报告认为。在他们看来,生产过程中的增值、或在提供“云强化服务”的勇敢的新世界领域,才是西方经济体在与亚洲制造业强国竞争时的主要优势。“我们主张,因云计算既是一个创新生态系统、同时又是个生产平台,还是全球市场,所以,它在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写道。 云计算可以帮助推动下一波技术创新,从而成为推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一项有关新兴云计算生态系统的研究报告认为。 该研究报告的合著者John Zysma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云增强的服务”有望缓解稳固地从制造业转移到服务业所造成的经济疲弱。尽管美国制造业遭受就业机会的损失,但在高增值服务业和制造业之间一直保持着“直接联系”。Zysman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也是伯克利国际经济圆桌会议的联席主持之一。 二十五年前,在他们的著作《Manufacturing Matters: The Myth of the Post-Industrial Economy》中,Zysman与合著者Stephen Cohen认为,制造业仍然是经济增长的基础,而由服务业产生的工作则是对重要的制造业就业的补充而非取代。 “制造业对美国的财富和力量至关重要,”他们写道,“你无法控制你不能生产的东西。”援引最近由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催生的服务业作为例子,Zysman在采访时表示,因为“出现了借由ICT实现的服务,”所以,“服务业的转型可以通过把借由ICT实现的服务嵌入到能创造独特价值的制成品中来实现。”例如,工程起重机制造商可在其产品中嵌入智能,以与港口管理服务中的中国起重机制造商竞争。 Zysman和研究合作者Kenji Kushida(斯坦福大学)和Jonathan Murray(微软前高管现供职于华纳音乐),更新了竞争的视野和格局。 这项调查的部分资金是由网络巨头思科和微软资助的,这两家都下大注赌云计算的成功。 作者强调了云计算的经济潜力,特别是对寻求通过云提供的服务增值的网络提供商来说。 在他们看来,生产过程中的增值、或在提供“云强化服务”的勇敢的新世界领域,才是西方经济体在与亚洲制造业强国竞争时的主要优势。“我们主张,因云计算既是一个创新生态系统、同时又是个生产平台,还是全球市场,所以,它在历史上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写道。 “制造业是生产的一部分。”Zysma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业界已创生出了谷歌服务。”对政府机构来说,正在寻求利用云网络中称为大数据(Big Data)的一类衍生的经济效益。上个月,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SF)宣布了一项2亿美元的研究计划,用以研究大数据的延伸对物联网的经济影响。 云竞争中的大数据是指数据井喷,其中,数据不仅来自网络,还来自嵌入式传感器、视频和社交网络。 虽然与云服务的构造不同,但两者都受无处不在的、连接至新兴的云生态系统的、由移动设备和传感器输出的数据的驱动。 “数据,在我看来,是关乎科学、工程、教育、商业和政府的一种变革性的新通货。”NSF计算机和信息科学与工程负责人Farnam Jahanian对《纽约时报》说。 伯克利分校的这项研究将云计算定义为一个平台,以仅由所用的资源决定的成本,为用户提供及时、随地、按量(用户希望用到的量)提供计算服务(数据存储、计算和网络)。 与云计算共“翔”所需的只是接入互联网。“对企业来说,云服务将计算从资本支出转变为运营支出。”该研究指出。 相反,由诸如亚马逊、谷歌和微软等云服务提供商提供的大量数据中心,其每个的建造耗资都在5亿美元以上。这些供应商正越来越多地被比喻成运营着一个重要的新的国家基础设施的公用事业经营者。 云基础设施的颠覆性力量在于资源的动态分配和无限规模的“幻想”,这项研究指出。 事实上,正是云服务提供的价值,促使研究人员将其作为未来经济增长的一个巨大引擎。 “云服务供应商的竞争基于以价值为基础的差异化,起作用的因素包括服务水平和功能等。”该研究总结说。 那么这一切对重振美国制造业和经济竞争力有什么意义? 在代工时代,对芯片制造商来说,“可设计什么和可制造什么”逐渐成为了关键问题。“没有固定的答案,”Zysman指出,“答案因竞争对手是谁,以及有什么工具可用而异。” 因此,高科技公司必须决定他们生产的是“战略资产还是脆弱的商品”,Zysman说。例如,爱立信在其内部进行用于智能手机的半导体设计,因为设计本身成为了产品。 Zysman在与佐治亚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Dan Breznitz合写的即将出版的新书中认为:“我们看到,生产阶段的竞争越来越甚于各部门间的竞争。”例如,产品设计往往还是在硅谷,而苹果则在其位于中国的富士康的iPhone和iPad生产线调整生产规模。“因此,集群的老观念具有了不同含义,”Zysman说,“它不再是围绕部门间的集群,而是围绕生产阶段的集群。” 作为长期关注西方制造业滑坡问题的资深人士,Zysman指出:“真正的价值,或知识产权,诸如蕴籍在iPhone等产品内的,还是在西方。虽然拥有IP,但并没有转化为更多的具有增值功用的制造业就业机会。” “这是一个收入分配问题,因为价值并没进入劳动力,”Zysman指出,“它反映在苹果的股票价值上。它不会改变工人的收入分配问题。”

网上预约挂号怎么预约

挂号平台电话

预约就医挂号

网上预约挂号合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