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蜡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石油蜡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在Instagram成功之前有这样一款拍照应用1

发布时间:2020-02-11 03:45:39 阅读: 来源:石油蜡厂家

Hipstamatic 是最早开发拍照应用的创业公司之一,曾获得苹果年度应用的称号。但由于人们分享照片的需求并没有被Hipstamatic 满足,随着Instagram 的问世,人们纷纷转向了Instagram 的怀抱。Instagram 迅速崛起,Hipstamatic 一度毫不在意来自前者的竞争。随着差距越拉越大,Hipstamatic 不得不走上拥抱社交的艰辛道路。

高级酒店、昂贵而讲究的菜色——这一切美好的事物似乎在求着你把它们拍下来,加上滤镜,再分享给好友。从Lucas Buick 晚餐的排场来看,你很难会想到由他创立的Hipstamatic 公司已濒临破产。“就要到头了,显然我们快撑不下去了。”Buick 笑着说:“如果这就是我们最后的晚餐,我倒是希望桌子能再大些。”

最近几周,这位Hipstamatic 的联合创始人和CEO 的日子并不好过,但眼前的他精神还是很不错的。今年7月,Buick 曾对我说,他希望能把Hipstamatic 这个售价1.99美元的拍照应用打造成为“数字时代的柯达”。在他的设想里,Hipstamatic 会销售数字化的镜头、菲林和闪光灯,并提供第三方的相机以及打印服务,成为行业翘楚。

但只过了16天,Buick 就开除了5位员工,几乎占去了总员工数的一半。他的这一决定引来媒体的一阵批评,前员工也表示不满,随之还引发了人们对这家公司前景的广泛质疑。“突然间,我的朋友纷纷来电问我,‘你没丢工作吧?’”公司员工Mario Estrada 回忆道,“我都有点懵了。我们要破产倒闭了么?这什么时候发生的?”

“场面是有些难看。”这周30岁的Buick 承认,“我甚至都不想上班了。你一手打造了一家公司,但你却连自己都不愿为自己工作,那肯定是哪里出了问题了。”

过去一年Hipstamatic 的发展道路动荡不定。我们和10多位Hipstamatic 的同行聊过后发现,一路走来,Hipstamatic 在全力应对着来自持续发展的社交领域的竞争、公司内部的紧张关系、以及匮乏产品远景的问题,此外还有(对他们)捉摸不定的收购意愿,以及Facebook IPO 以后投资者对他们越来越苛刻的投资条件。

但最让这家创业公司疲于奔命的是,如何在无情的应用市场里保有一席之地——应用市场被“照片”这个科技界的大热门所占领,拥挤非常。对无论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的任何平台来说,照片应用都被看成是杀手级应用。Facebook 在社交上的成功离不开它的推动,Instagram 被Facebook 大手笔收购也与照片密不可分,这也是为何Yahoo 的新任掌门人Marissa Mayer 会重新审视Flickr、为何Google 最近收购了Snapseed、为何从Tumblr 到Pinterest 到Camera+ 这一系列的创业热门能受到人们的追捧的重要原因。

Hipstamatic 是最早开发拍照应用的创业公司之一,但它却在后来眼睁睁地看着后起之秀追了上来并迅速超过了自己。它的经历证明了,在iPhone 时代,没有任何一家创业公司可以得意自满、故步自封。在iPhone 时代,创新和颠覆间的时间间隔越来越短,而比起打造基业长青的公司,人们更看重的是IPO和快速退出。或许最重要的是,Hipstamatic 证明了,现在的创业公司不可忽视社交的诱惑,哪怕这意味着拥抱社交会危及自身原来的业务。

2010年10月,Hipstamatic 还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它在应用内出售数字化的镜头和菲林,你的iPhone 可以摇身一变成为复古的宝丽来相机,这给Hipstamatic 带来了数以百万计的用户和数以百万美元计的营收,当中有一大部分是来自时尚、媒体等行业快速发展的摄影爱好者社区。不久,苹果就把年度应用的桂冠戴在了Hipstamatic 的头上;再接着,纽约时报的Damon Winter 也凭借他在阿富汗用Hipstamatic 拍摄的系列照片赢得了一个颇具声望的摄影奖项。

2010年10月6日,当前Google 员工Kevin Systrom 推出Instagram 时,Hipstamatic 还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和Hipstamatic 一样,Instagram 可以让用户为照片加上复古味道的滤镜效果,但它和Hipstamatic 有两个最大的不同点:Instagram 是免费的,而且生来就有社交属性,而Hipstamatic 却不然。假如把Hipstamatic 看成是增强照片效果的相机工具的话,那Instagram 就是你分享这些照片的网络。

2011年3月,Hipstamatic 请来新设计师Laura Polkus 时,Instagram 的用户数已飙升至220万,并以每周13万的速度在增加。但Polkus 表示,Hipstamatic 对Instagram 并不在意。“对这个他们并不上心,”后来辞职离开的Polkus 说,“在公司有这样一个声音:’我们两者完全不同,他们是社交网络,我们不是。他们如何如何,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管做自己的事情就好了。’但在公众眼里,情况却大相径庭。”

“当Instagram 开始被大家注意时,我周围的每个人都给出了各种建议,”Buick 回忆道,他起初对进入社交领域犹豫不决,“那不是我们原本打算做的东西。”

但Buick 最后还是没能抵抗住社交的诱惑。尽管Buick 不愿改变Hipstamatic 的方向,但这家公司还是在社交上做出了尝试。第一款试水的产品Family Album 在2011年夏天推出,它允许多个用户协同创建和整理相册。另一款名为D Series 的应用则试图在iPhone 上制造出复古风的、一次性的拍照体验。三五好友可以以99美分的价格合买多个“数字胶卷”,每个“胶卷”可拍摄并分享最多24张照片——体验就像是传统的菲林拍照一样。“这显然是对社会化拍照风潮的回应。”Polkus 表示,“人们说:‘好吧,我们可以拍照,但要是不用Instagram 的话,别人又怎么能看得到这些照片呢?’而Hipstamatic 做出了这样的产品来回应。”

Hipstamatic 的一位UI 设计师Stuart Norrie 表示:“如果不公开地挑战Instagram 的话,这些尝试或多或少都显得太畏畏缩缩了。”

两款产品都以失败告终。Family Album 让人迷惑不解,摸不着头脑,把它与Instagram 或Facebook 简明的分享办法放在一起比较时,这个问题显得尤其突出。(有人这样评论:“Hipstamatic 出品的Family Album 最大的问题之一是,你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2011年12月,D Series 正式上线,他们满怀激动地希望能抓住圣诞假期这个时机。“但在发布的当天,由于抱怨太多,需要调整的地方也太多,我们加班加点工作到了半夜。”Polkus 表示,她当时还负责为公司监控社交网络上的反应,“我记得,当时有不少人怒了,对付了费却只能拍摄有限照片这点深怀不满,他们不断说我们贪得无厌,内心深处可能都憋了一句‘操!’”

尽管Hipstamatic 的活跃用户数达到了近400万,但截至2012年1月,Instagram 的用户数就已快速增至1500万,平均每秒就有60张照片被分享出来。接着,苹果又把年度应用的桂冠戴在了Instagram 的头上。事实上,在那之前,Instagram 上出现的最多的标签之一就是“#Hipstamatic”,也就是说,此前有相当部分的用户用Hipstamatic 拍照,但却用Instagram 分享。

Instagram 平台的大规模增长也开始让许多外部公司对Hipstamatic 关注起来,他们期望能在手机照片分享爆发的热潮中捞到好处。据可靠消息透露,Facebook 曾对Hipstamatic 产生过“相当”的合作意向(Facebook 拒绝发表评论)。在Instagram 发布之初,有消息称Path 的Dave Morin 曾与Buick 接触,希望能与其在Path 上展开合作,一同开发产品。(Path 承认的确与Hipstamatic 讨论过合作事宜,但否认他们的讨论与Instagram 的发布有关。)

2012年1月下旬,有多个消息人士指出,在Twitter 战略和企业发展部工作的Jessica Verrilli 曾与Buick 接触,讨论收购的可能性。他们在Hipstamatic 位于旧金山SOMA 区办公室外面的Sightglass Coffee 见面。一位消息人士指出,当时并没有讨论具体的收购条件,而其他消息人士则指出,Buick 表明了不愿被收购的态度。(那不是Twitter 唯一的一次向Hipstamatic 伸出了橄榄枝。)Hipstamatic 和Twitter 都拒绝就此事做出评论。

在当时,尽管Hipstamatic 缺乏社交功能,但这家自力更生的创业公司的业务仍处于快速上升的轨道。一位前员工回忆道,有一天下午Hipstamatic 发布了一套新的滤镜,随后他就去吃饭去了,一个小时后用餐回来,发现新滤镜已创造了高达5位数的购买量。据某知情人士估计,该公司有近10万位“几乎什么都买”的铁杆粉丝。(Hipstamatic 拒绝透露更具体的销售数据)

Buick 有自己的打算,他当时已开始考虑让Hipstamatic 进一步向社交领域推进,扮演更重要的角色。“D Series 刚一推出,Buick 就疲态尽露了,但他却说,‘我要再做一款应用出来,’”该公司的前iOS工程师Sam Soffes 回忆道,他在后来也与Buick 起了冲突。“我们坐在一块聊天,我问他想做款什么产品,他说:‘我不知道,但我要把Instagram 给灭了。’”

Hipstamatic 否认Buick 曾说过要“灭掉Instagram”的话,Buick 还补充说,“我们从未真正要与Instagram 展开竞争。”

但有一样东西是很显然的:Hipstamatic 再也无法忽视它在社交领域的竞争对手了。前设计师Stuart Norrie 是这样描述2012年年初Hipstamatic 内部氛围的变化的:“在Instagram 被收购之前,我基本没在公司听到与社交有关的讨论。在那之后,‘社交’的声音就充斥着整个Hipstamatic 了。”

待续…

中山注册公司范围

广州代理记账费用

来华签证费用

相关阅读